見習指南

用發展的眼光看待大學生就業問題

新華網北京4月25日電(記者李柯勇、呂諾、劉羊旸)眼下又到了高校畢業生求職高峰期,4月25日,國務院在京召開2007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電視電話會議。 今年全國高校應屆畢業生達495萬人,嚴峻的就業形勢依然牽動著社會各界的神經。新華社“新華視點”記者近日專訪了教育部高校學生司負責人。這位負責人認為,結構性矛盾是當前大學生就業難題的癥結所在。 “有人沒事干,有事沒人干” 記者:關于大學生就業的討論已經很多了,應該從哪里著手破解這一難題? 學生司負責人(下稱“學生司”):目前大學生就業壓力主要還是源于結構性的矛盾:一些大學生求職面臨一定困難,而很多需要人才的地方和崗位又招不到合適的人才。教育部部長周濟將這種現象概括為“有人沒事干,有事沒人干”。當前,應當在充分發揮市場在人才資源配置的基礎性作用前提下,強化政府在促進大學生就業方面的積極作用,努力去解決這個矛盾。這也是國務院召開的這次會議強調的重點內容。 記者:應該怎樣看待這種矛盾? 學生司:這是我國區域發展不平衡、城鄉發展不平衡的大背景造成的矛盾。不能因為存在一定的就業壓力就簡單地說我國高校畢業生供過于求,用人單位對大學生的需求仍然很大。全面建設小康社會、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、建設創新型國家,必須加快廣大中西部地區、農村地區、城市社區和中小企業的發展,而高素質人才的缺乏正是制約這些領域發展的瓶頸。因此,拓寬大學生就業渠道刻不容緩。 記者:我們注意到,近年來,中央和地方都倡導大學生到基層就業,但海南、黑龍江等地的“大學生村官”計劃卻陷入困境。你對這種現象怎么看? 學生司:這些計劃的意圖是好的,方向是對的,但啟動得比較早,要隨著經驗的積累和時代的發展來逐步完善。當然,要從根本上化解這一結構性矛盾,必須依靠更加合理的制度環境,進一步解決編制、經費以及人事、用工制度改革等一系列問題。   記者:應該用怎樣的思路來解決這些問題呢? 學生司:大學生到基層就業渠道不暢,說到底是兩個原因:一是待遇問題,二是成長和發展問題。解決這些問題,市場機制在某種程度上是失靈的,必須有公共財政和行政力量的支持。對到基層就業的大學生,除了有關方面要落實已經出臺的諸如代償助學貸款、考研考公務員加分、發放生活補貼、戶檔遷轉、權益保障等優惠政策外,還需要各級地方政府進一步重視起來,在編制、經費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,尤其要關心到基層服務的大學生的發展和成長問題,努力形成良性的“大循環”和長效機制。 拓寬就業渠道,完善求職服務   記者:拓寬大學生就業渠道,各級政府應該重點朝著哪些方向做出努力? 學生司:一是擴大“增量”,通過發展經濟和各項社會事業增加就業崗位,特別是要開發和創造適合大學生就業的公益性崗位。二是激活“存量”,綜合運用財政、稅收、金融等方面的優惠政策,支持各類企業,尤其是中小、民營企業以及城市社區、農村地區吸納大學生就業。三是促進“對接”,搞好公共就業服務,培育并規范市場,促進“人崗匹配”。此外,各級政府要加大投入,安排適當資金,用于促進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。   記者:在大學生找工作的過程中,應該為他們提供哪些服務和幫助? 學生司:要加強高校畢業生的就業服務體系建設,當前的重點是加強信息服務,要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。為此,教育部提出將2007年作為“全面服務年”,并聯合勞動保障部、人事部、國家發改委、國資委等部門組建啟動了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網絡聯盟,目的是吸引用人單位、高校和大學生,增加雙向交流的機會,這是一個前景巨大的網絡服務大平臺。   記者:不少大學生反映求職成本太高,應該怎樣解決這個問題? 學生司:有研究機構做過統計,畢業生的求職成本人均1000元左右。這些錢主要用在路費、報名費、考試費上面。工作還沒找到,錢先花了不少,這對畢業生心理造成很大傷害。我們發現,虛假招聘已經成為一些單位牟利的手段。對此我們高度關注,正在積極同有關部門溝通協調,希望出臺政策,使政府主管的就業服務機構全部免費服務,國家機關和事業單位招聘大學生實行免費。同時,我們還正在呼吁社會上的用人單位,免除大學生求職的相關費用。大學生還沒有獨立的經濟來源,在求職階段向他們收費是不合適的,不論企業、國家機關還是事業單位,作為人才招聘方,本來就應該負擔招聘成本,這也是用人單位公益心和負責任的表現。此外,有關部門還要打擊虛假招聘活動,維護學生的權益。 記者:我們了解到,離校后仍然沒有就業的大學生已經超過100萬人。對這部分人怎樣安排? 學生司:要把他們納入社會大就業服務體系當中。以前因為離校后未就業的人數不多,對這些人的就業服務相對比較薄弱,今后將大大加強這方面的工作。還要落實他們的社保政策,特別是失業登記、臨時救助和社會保險參保。 更新就業觀念,實現人才價值 記者:前不久,大學生當搓澡工一度成為輿論關注的熱點,更早還有名牌大學畢業生賣肉、擦皮鞋、賣雞蛋的。你如何評價這些人的就業選擇? 學生司:其實沒必要大驚小怪,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大學生的初次就業。大學生畢業后無論干什么,只要能選擇正確的人生方向,都應當鼓勵。我們要看到,同樣是做基礎性的工作,大學生與沒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是不一樣的。大學生擦皮鞋擦出了連鎖店,養豬養出了幾百萬元的效益,電腦養雞出了億元戶,志愿者當上了村委會主任,這類例子很多。他們自身素質高,能夠迅速掌握行業規律,發現商機,提高技術、管理、服務水平。越來越多的大學生通過看似不起眼的工作起步,腳踏實地奮斗,實現了人生價值。 記者:大學生這種“低層次就業”是不是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就業難? 學生司:現在大學生找一個工作不難,難的是找到一個學生和家長們都感到滿意的理想工作。關鍵是,在當今時代,什么樣的工作算是“理想”?目前黨政機關進人數量十分有限,今年中央國家機關總共計劃招錄公務員1.2萬余名,卻有53萬多人報名考試,而有的基層就業項目卻沒有招滿。   記者:這是因為大學生的就業觀念陳舊嗎? 學生司:大學畢業生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,他們沒有那么多時間去積攢陳舊觀念。總體上看,當代大學生是有激情、有抱負的一代青年,如果說就業上有觀念問題,影響也大多來自家長和社會。當然,每個家庭都期望自己的孩子找到一個體面的工作,望子成龍無可厚非,但這個期望值應當與社會需求的現實狀況結合起來。 記者:現實狀況是怎樣呢? 學生司:我國的高等教育已經從“精英教育”進入“大眾教育”時代。上世紀八十年代,每年全國高校畢業生只有二三十萬人,而現在已達到四五百萬人,增長了二三十倍。現在已不可能每個大學生一畢業就進大機關、大企業、大單位,很多人都要從基層干起,在實踐中逐步鍛煉、成長。家長要適時調整對孩子的就業期望,不要看不起基礎性的崗位,否則就可能不恰當地影響孩子的及時就業。這次全國電視電話會議明確提出,要在全社會樹立“行行可建功、處處能立業、勞動最光榮”的觀念,這是非常正確的,學生、學校、家長、社會、媒體應當有這樣的概念,應當與時俱進。時代在變化,社會在發展,在“大眾化”的條件下,應當認可大學生不僅什么工作都可以做,而且什么工作還都能夠做好。 立足國家民族大局,堅定實施人才戰略   記者:有一種觀點認為,大學生就業難是因為高校學科設置不合理,跟不上社會需求的發展,沒有培養出適銷對路的人才。 學生司:這個觀點起碼不太全面。教育主動適應現代化建設需要,主動為經濟建設服務,這始終是教育系統追求的目標。教育部從2003年就明確提出,要以就業和社會需求為導向,推進新一輪高等教育改革,包括調整學科專業結構,改革人才培養模式,加大就業評估和教學評估力度等等,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取得了積極的成效。特別是在高等職業教育改革方面,這幾年大力推進訂單培養、校企合作培養,加強實踐能力、動手能力訓練,實行職業資格與學歷“雙證書”制度等等,力度是空前的。但是教育也有它自身的特點和規律,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長周期和多層次,比如,本科教育學制為4年至5年,要提前4年至5年去準確把握未來的需求,眾所周知,這是有相當困難的。因此,本科教育特別是研究型大學的本科教育,可能更重要的是提高學生的綜合素質,使他們進入工作崗位后具有較強的學習提升能力和發展潛力。 記者:還有人將大學生就業難歸咎于高校擴招。這個問題你怎么看? 學生司:這更需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待。就業形勢嚴峻是我國面臨的一個長期問題。據勞動部門的數據統計,每年城鎮新增就業崗位約900萬,而需要就業的人數達到2400萬。大學生的就業壓力實際上是全社會就業壓力傳導的結果。單就大學生來講,不上大學也要就業,而且如果沒有經過高等教育階段的文化、技能培養,可能就業能力總體上還要低些,那么這些孩子可能面臨更加嚴峻的就業壓力。 記者:在新形勢下,應該如何把握我國人才培養與經濟社會發展的關系? 學生司:目前我國大學生占人口的比例還遠低于發達國家,高素質人才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。在未來20年到50年內,中國將面臨更加激烈的國際競爭,要想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,關鍵靠人才,靠大批接受過高等教育的高素質人才,這是第一資源。如果說就業在一定程度上是個人的生存發展問題的話,那么發展高等教育,培養大批高質量人才和勞動者,則是關系到國家和民族未來的生存發展問題,這才是大問題。
聯系方式 咨詢QQ:753923800    商務QQ :441997292  
本網站內容(圖片、文字)由本站所有,未經許可不能用于其它網站使用
版權所有:大學生兼職網    網絡支持:中國無憂互聯    備案號:寧ICP備5021144
羽毛球灯光布置要求